忽视、欺骗、失职:浙江8人逃离意大利背后

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: 苹果(iPhone)安卓(Android)安卓国内下载(APK)
浙江连续多日无确诊案例的记录,被8名归国华侨打破了。
3月2日和3月3日,浙江丽水市青田县连续发布了8例确诊,他们都是青田县在意大利的华侨,在贝加莫的同一家餐厅工作。他们在七天前,回到了故乡。丽水本来是浙江全省第一个清零的地区。
换言之,是餐厅老板夫妻,带着自己的六位员工,从疫情爆发初期的意大利,逃回了疫情趋于平稳的浙江。
8人中,餐厅老板娘王玉某是第一个被确诊的,第二天,其余七人也全被确诊。
在社交媒体上,很多人欢呼浙江的大度,认为:
之前华侨为祖国防疫捐钱捐物,现在到了我们回报的时候了。
社长当然觉得华侨回国接受更好的救治,是一件好事。但是当我仔细研究了八人一路的轨迹,后背却出了冷汗。
这个温馨的故事背后藏着的,是重重的忽视、隐瞒、欺骗、失职。过去一个多月的防疫经验证明,这些行为的危害,比病毒本身的危害更大。
老板娘王玉某申报的回国的原因是,意大利北部疫情严重,餐厅生意较差,但事实是,她自己2月16日,就出现了新冠肺炎的症状。
先来看这样一条官方信息的时间线:
2月16日,老板娘王玉某出现咳嗽、头痛、腹泻等症状;
2月26日-27日,老板娘等7人,意大利贝加莫餐厅-米兰-俄罗斯-上海浦东;2月28日,7人包车(分乘两辆车)进入青田;
2月28日,剩余1人从意大利起飞;
2月29日,德国-上海浦东。
2月29日,一人包车进入青田。
逃出意大利行为,事实上已经构成一个高危的国际传播案例。因为他们的选择,很多无辜的人,都要被牵连和隔离了。
更不用说,这一路走来,他们躲过了防疫工作监控的行为,已经构成隐瞒和欺骗。
首先,这八人的行程非常复杂。

他们的停留地点包括四个国家的5个机场——米兰马尔本萨机场、俄罗斯谢诺梅杰沃、意大利利纳特机场、德国法兰克福机场和上海浦东机场:
从米兰到俄罗斯,机上5个小时;
俄罗斯谢诺梅杰沃机场,4个小时;
从俄罗斯回浦东,机上13个小时;
利纳特机场到法兰克福,机上1个小时;
法兰克福机场,6个小时;
法兰克福到上海浦东,机上17个小时。
即便完全扣除他们在机场停留的时间,他们在高人流的密闭空间里,呆了整整46个小时。
沿途5个机场和4个航班的乘客,都不知道自己与病人处于同一空间内。
在这八人落地之后,浙江方面已追踪到39名密切接触者,其中38人在丽水,1人在杭州,均已采取隔离措施。
但这与他们接触过的人数相比,真的太少了。
其次,从意大利到中国,这八人一路都有隐瞒和欺骗的嫌疑。

从官方通报中就可以看出,这八人是在回到青田后才向政府申报自己的情况。
也就是说,一路以来,他们都没有向周围人示警,让机场和飞机上接触到的工作人员,就此成为了高危人群。
而进入中国境内后,他们的欺骗和隐瞒行为也基本可以坐实。
根据防疫工作的流程和规定,进入上海的人员要反复填写健康申明,包括如实填写自己的症状和接触史。而他们落地后,顺利出了上海。这几乎可以断定,这八人在申报时撒了谎。
从浦东机场出来后,他们分别乘坐三辆私家车(并非网上传言的丽水政府包车),回到青田。可以预见的是,他们也没有对三位私家车司机说实话。
这三名司机,就这样承受了来自意大利的无妄之灾。
最后,可以证明浦东机场的防疫工作是完全失守的。

浦东机场防疫工作人员唯一能依赖的,只是病人的自觉。他们把8个几乎确诊的病人,就这样从眼皮子底下放走了。
逃离意大利也就算了,他们竟然从上海逃走了,这才是整件事中最不可思议的地方。

这说明,浦东机场从健康申报到体温枪检测,都是失守的。接下来的防疫重点,可能是疫情重灾区国家的反向输入,尤其是华人的反向输入。
当然,相比起上海,社长更替意大利捏了一把汗。
从2月16日出症状,到2月26日启程回国,这位餐厅老板娘和她的七位员工到底接触了多少客人。
这个数字,就只能留给意大利政府去寻找吧。
上帝保佑意大利!

 

分享: